【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序A 兴欣 Side's)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

 



Attention

1、架空,不是很严谨的佣兵设定

2、比较慢热?

3、大家伙就凑合着看看吧,反正又是我_(:з」∠)_

 


序A:

兴欣Side’s

 

 

在荣耀大陆的一角,兴欣佣兵团的战士们正在召开圆桌会议。他们个个敛气凝神,神情肃穆地面对兴欣建会史上最大的难题。

 

“我们快没钱了。”陈果老板语气沉痛。完了抽出一张纸巾,擦掉了嘴角粘着的一圈豆浆印。

 

“是的,情况非常严峻。”叶修团长态度诚挚严肃。他试图用筷子挡住另一双筷子,“放过那半块筋饼,让我来。听听,方锐大大。哎哟,抢?你还继续抢?可长点儿心吧,你都快把我们兴欣吃穷了。”他用筷子头朝旁边点了点,认真地批评道。

 

“解决!必须想办法解决!动用八方力量,众志成城,我们兴欣人务必同舟共济,携手共渡这次难关。”明星佣兵方锐表态坚决果敢。和他刚从叶修那里抢筋饼的态度一样坚决,和他从右手边顺走半杯豆浆的动作一样果敢。

 

“净说空话。组织是希望你干实事,而你偏偏人干事,”资深老佣兵魏琛同志展开批评,“竟敢抢老夫的豆浆,还连一个好主意都想不出来,战队花钱养你是让你来当点心废物的吗?苏妹子,你说说他。”

 

“得了吧老魏,还说我呢,你自己说半天不也屁也没说出来?”方锐翻了个白眼。

 

“讲究点儿!不干不净的东西少说!”,大老板陈果怒了,一拍桌子,“我们这儿吃早饭呢!”

 

“我们···我们这儿不是开会呢么?”新生代佣兵乔一帆犹犹豫豫地问。

他昨天收到了一封邮件。那上面写着团长叶修将带头发起圆桌会议,要求明天一早全员出席,共同商讨关系到兴欣佣兵团未来的重大问题。小乔同学怀着庄重的态度推开了房门,然后在桌子上摊成一片的豆浆豆腐花油条筋饼水煎包中渐渐迷失。

 

我都说了什么,掩面。

陈果特别想把刚儿那句话捡回来蘸醋吃了。开会呀开会!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明明是这么严肃的主题,怎么那帮家伙坐成一团,就变成抢早饭的节奏了呢?

 

“你们都严肃些!我们兴欣这季度赤字真的很多,再不注意就可能破产了。不是我吓唬你们,到时候只能卖了兴欣佣兵会来还债了。沐沐你快说说他们。”陈大老板转头在女生堆里找外援。

 

“说好的圆桌会议呢?”佣兵界第一美女苏沐橙鼓着脸说,一句话把主题君轰出了好几米远。她很不满,于是往豆花里拌了两勺白糖,平时她只拌一勺的。

 

“这是圆桌。”叶修指了指面前的桌子。

 

“我们在开会。”老魏指了指围坐成圈的人。

 

“要不你拿这个当圣(剩)杯将就将就?”方锐体贴地建议,把还剩了点儿底儿的豆浆杯子往前推了推。

 

苏沐橙遭到了会心三连击。

这很有效。

苏沐橙倒在了圆桌上。

 

“沐沐别伤心,”暴力美女佣兵唐柔摸了摸苏沐橙的头安慰道,“就算真有红木圆桌高脚椅给这群人坐,你看看就那几张脸,哪个能担得起兰斯洛特的男色?”

 

“······也对哦。”

一阵沉默之后,苏沐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振作了起来,与之相对应,在座的男嘉宾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了下去,连叶修都忍不住揉了揉膝盖,重新惦记起了他双胞胎弟弟的那件大衣。

 

“轮回的周泽楷好像可以。”陈果忍不住发言,亲手给主题君补了最后一刀。从前有个主题君,现在它快死了。

 

“周泽楷真是长了一张好脸。”唐柔点头同意,说了句如果让轮回的某位不具姓名的/善用剑的/战士听到后,八成会泪流满面抱着他家团长大腿大喊“魂穿吧”的评价。

 

“因为太帅了,和他交火的时候为了多看他几眼,都忍不住瞄准他的脸开火呢。”苏沐橙开心地表示赞同,“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帅出了一脸血?”

 

刚还在暗搓搓不爽周泽楷有好脸的莫凡,打了个冷战,忍不住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

听起来好疼。我长这样就很好了。莫凡欣慰地想。

 

“板砖也可以拍出一脸血。”年轻佣兵包荣兴骄傲地大声说,今天的他也在用神一样的思维考验着小伙伴们的包容性。

(包荣兴、包容性。想出这个梗,不是我脑不好,只是一瞬间被孙翔大大附身了,快看我真诚的眼睛Ovo)

 

“包子吃你的包子。”同理,学者型佣兵罗辑已经不打算讲跟他逻辑了。

他最近发现了一条定理。罗辑深以为那条定理是他学术生涯中迄今为止的最为满意的发现,并打算把这条定理写在新书《荣耀大陆部分地貌数字模型》一书的扉页上:如果包子让人觉得莫明奇妙,那一定是他自己莫明奇妙。

 

“那个,”兴欣佣兵团唯一的治疗安文逸出声了,“我们现在穷掉底了。然后呢?”不愧是全联盟最暴力的治疗,安文逸一招就给气若游丝的主题君刷满了血。

 

“你们先说说。”叶团长叼了一根烟在嘴角,表情一贯散淡,让人看不出深浅。

 

“我想先问问,我们怎么穷的?”兴欣佣兵团下属的公会领导者伍晨规规矩矩地举手。他觉得他们兴欣公会最近收成不错,甚至比去年还好些呢!怎么突然就穷了呢?当然,他们兴欣一贯很穷的。他是指怎么突然就那么穷了呢?

 

“黑市上不知从哪儿涌进了一批高级材料。”陈果语气沉重。

 

“然后,关榕飞不知道从哪儿得到了这个消息。”叶修语气沉痛。

关榕飞是兴欣佣兵会的技术大神,专著装备三百年,得了一种“离开实验室就会死”的怪病。

 

伍晨觉得自己已经看到了这个故事的结局,所以他自觉主动地接了下去:“然后榕飞他拿走了兴欣的银行卡,不管不顾买了一堆材料。他还说不定还没还价。还说不定叫人坑钱了。应该叶修你去买的。”他无比心痛地说。

 

“即便是我去,买那么多材料回来,兴欣也妥妥是穷掉底的命。”叶修拍了拍在第一保姆道路上越走越远的兴欣会长大人的肩,宽慰他。

 

“哦。”伍晨点头,脸上露出“那种事情无所谓,只要知道没被坑钱我就放心了”的神色。

 

陈大老板一瞬间突然觉得,他们兴欣能撑到现在才濒临破产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们到底怎么办呀?”乱糟糟胡扯了半天了,也没个章程,陈果现在有点儿着急了。

 

“老板娘不哭,”方锐大大说道,“让老魏先从蓝雨借钱,等人要账的时候就死活不给,说‘这是老夫当年留在蓝雨的东西’。组织相信,以老魏的没下限,一定能圆满完成这个空手套白狼的任务。”

 

老魏脸色沉了沉,沉默了一会儿,没说话。

 

陈果心里有些紧张。糟了,老魏可能生气了。方锐这个玩笑开大了!老魏毕竟是蓝雨佣兵会的创建者,即使现在一起组建了兴欣,也肯定不喜欢蓝雨被人这么算计。

 

“老魏——”陈果刚想劝魏琛不要在意,方锐只是说笑而已。话刚出口,就听见老魏那边缓缓地开了口。

 

“若是要实行这个计划,你们可要帮忙拖住文州。文州那个小崽子肯定吃什么都长心眼上了,所以实战能力才那么差。”魏琛忿忿地啧了啧嘴,然后突然仰天长笑,一秒换画风,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至于少天那小家伙,老夫一根手指就能耍得他团团转,哈哈哈哈哈。”

 

所以说刚刚的沉默不是生气,而是认真思考可行性去了么?

“魏琛你的节操呢!”陈果气得拿拳头捶他,“为老不尊!寡廉鲜耻!蓝雨的钱你也想骗?那原来可是你的母兵团!”

 

她这边忙着教训老魏,那边顾不上的方锐大大又来兴风作浪。他一脸得意地说:“小乔和微草也是一个道理。就从微草的那个小天才下手,狠狠借一笔。不过小乔是好孩子,估计没老魏那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赖账本事,所以我们结尾需要调整一下。”

 

英杰QAQ

被点名了的乔一帆紧张得胃都疼了。

 

方锐大大高兴地继续说:“微草来要钱的时候,小乔你只要摆出一副茫然的样子就可以,剩下的请交给我们这帮可靠的战友!届时就由我们其他人来就一口咬定小乔失忆了。”

 

请给“可靠的战友”这个词道歉QAQ

我能现在装失忆么?乔一帆真的快哭了。

 

陈果又气得改指方锐,“你你你你你你你——”她说了一串的“你”,已然被气得话都说不顺溜。她绝望地看向叶修,用眼神求助,示意他来管管。

 

叶修看见了陈果的视线,露出了个“交给我了”的笑容,拍了两下手,然后说:“成了,那大家散会吧。都别忘了训练,小乔近期重点培养一下演技。”

 

“啪”一声,陈果脑内某根弦被最后一颗稻草压断了。她暴走,她咆哮,她燃烧!她掀桌——至于掀没掀动是俩说,咳咳——她指头从叶修、方锐和魏琛头上一个一个点过,教训道:“你们、你们!你们怎么能惦记着骗别的佣兵团呢?还专挑朋友欺骗。朋友借钱给你,怎么能骗人呢?这样就算兴欣能度过财政危机,你们能问心无愧吗?”

 

“我们确实问心无愧。”叶修点头。

 

陈果听见他这么说,眼圈都热了。

 

“因为我们确实是说笑的。”叶修又说。

 

“·····”沉默了一秒,陈果试图再次掀桌,“尼玛下次不要开这么逼真的玩笑!我都差点儿想抽出玫瑰重炮轰了你们!”

 

在陈果的怒喝声里老魏和方锐窃窃私语。

“我们是说笑的吗?”老魏小声问。

“我们其实不是说笑的吧?”方锐小声答。

两人一同看向叶修。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们一眼,没搭理,转头安抚陈果,“哎呀,不慌,又不是多大的事儿,就欠了佣兵联盟点儿钱么?”

 

貌似,不是“点儿”。

就连躲在外面趴在地上扒着门缝偷听的关榕飞都讪讪地想,脸上有些发烧。

 

“干一票大的,挣回来不就行了。”叶修点燃了一直刁在嘴里的那根烟,云淡风轻地开口。

 

呀!尖叫!挣回来不就行了> <不能再有型了,哪里还有什么我!

最近有些开启了追星模式的罗辑小同学默默地在心里大声地重复了一遍叶修的话。叶团刚那句话帅气值刷爆天际!

 

叶修不知从哪儿变出了个U盘,长手指来回转着把玩。

 

“这里面有个荣耀大陆外的任务。还没对外公布,一旦公布了至少是SSS级。如果任务成功,兴欣欠荣耀佣兵联盟的钱自然还清,说不定冯主席还得补给咱们两条好烟呢。不过这任务可不简单,是在荣耀大陆外,莫宁海域。军方人员三次派人探索,结果三次全都无一人生还。莫宁海,一片从未被人探索过的海域,一块从未被人涉足过的化外之境,一处军方都束手无策的危险地带。在前方等着的未必是神奇的材料、也未必是大量的财富,可能遭遇层出不穷的险情,到最后却是一片焦土。我不敢说这任务有付出就有回报。但就冲着这份神秘和未知,莫宁海,你们来吗?”

 

“当然了。”唐柔笑得愈发端庄,只是眼里的火焰越烧越旺。

“你去哪儿,我自然就去哪儿呀。”苏沐橙笑嘻嘻地说。

  莫凡跟着点了点头。

“是的,老大需要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包子坚持拥护叶修的路线一百年。

“新海域,还从未有人研究过呢!”罗辑双眼冒星星。

“放眼望去,看来也就这莫宁海配作我这明星佣兵的舞台。”方锐撸着不存在的胡子装模作样地说。

“同去,同去。”魏琛倚老卖老地招手。

“这次你总不能说‘不要治疗’了吧?”安文逸扶了扶眼睛,调侃叶修,眼里透着笑意。

 

陈果心底涌出一股自豪,她骄傲得想哭。

我们是最豪爽的赌徒,是最乐天的冒险家,我们留恋生活却不畏惧未知,热爱危险却敬畏死亡。我们是兴欣人,我们手拉手是最好的团体,背靠背是能交付生命的战友。

 

矮油?说到战友。刚刚表态的时候是不是还少了一个人?陈果突然意识到。

1、2、3、4、5、6、7、8、9、10、11,啊咧?少了一帆。一帆呢?

 

一帆还在原地,他正忙着在心里热泪盈眶:“太好了,英杰,我不用去微草借钱了QAQQQQQQQQQQQQQ实在是太好了QAQQQQQQQQQQQQ赞美生活QAQQQQQQQQQQQQQQQQ”

 

这位严重受了刺激的少年已经掉线太久了,此刻还浑然不觉。突然他感觉到了众人的视线,抬头发现所有人都在看他,吓了一跳。

“什、什么?”

 

“莫宁海组团游,好少年不来玩吗?”叶修用一种卖安利的口吻,甜蜜地说道。

 

“来。”乔一帆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然后他发现周围突然弥漫出一团切切查查的气氛,有的假装咳嗽,有的清嗓子,有的咕哝“心真脏呀漆黑一片”,有的念叨“放过孩子”, 围观群众各有各的神通,唯一相同的就是看他的目光充满同情,宛如在看失足儿童。

 

在一片谴责的电波中,叶修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说明有些太过简(扭)洁(曲)明(事)了(实),又加了句温馨提示,“会死也说不定哟,好少年还来玩吗?” 

 

“来。”乔一帆笑了,回答得比上次还要快。

 怕死?别逗了,他可是兴欣人。

 

“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莫宁海,我们来了。”叶修吐了个烟圈,懒洋洋地说。

 

TBC

 


后文链接:

http://antarescapture.lofter.com/post/24ff01_d02037


©心宿二捕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