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王]玻璃水珠(一发完结)

[叶王]玻璃水珠(一发完结)

  

  

  Attention:

  

  1、KISS程度的擦边球

  2、捉虫感谢

  3、若觉得写得不好,欢迎指正!

  

  

  

  

  

  

  他们聚少离多。

  

  叶修洗澡的时候,王杰希靠在床头,手里把玩着打火机,目光是落在了浴室的毛玻璃上,但眼神是散的。

  

  叶修一身水汽湿漉漉走出来时,他还来不及眨两下眼睛,恢复眼神的清明,就被眼毒的恋人将他的出神抓了个正着。

  “呵,”叶修笑了,不带任何攻击性,也并不温暖,“盯着浴室的门发呆,”他走上前,步子不快不慢,“还摸着这个玩,”走近的叶修斜了缠绵在王杰希手指的打火机一眼,嘴角的弧度大了几分,“做这些的人如果不是你,我还说不定真能误会些什么。”

  

  “误会?”王杰希微微扬头,让叶修伸向他的手能更早落在他耳边,“那产生误会的你会对那人说什么?”

  

  “我会说想看我洗澡就直说呀,我在浴缸里给你设一个头等座,近距离观赏。”叶修撩了撩王杰希耳边的碎发,食指和拇指慢慢捻着柔软的耳垂,“想看什么都一清二楚,想碰什么也触手可及,何必盯着浴室门,拿一个我成日贴身带着的打火机摸来摸去?”

  

  王杰希笑了,“还真是有你风格的发言。”他边说边看向叶修的腰间。叶修半裸着上身,他看的时候,正好一颗水珠从肚脐的凹眼里流出来。

  

  王杰希的视线在叶修腰间停留太久了,叶修眼神动了几下。

  “不用那么刻意吧,大眼?”他手指碾压的力度加重,冰凉的耳垂很快在他的揉搓下变热,“别人家的男朋友盯着另一半腰间看,还目不转睛,那都是热情如火。我们家的这位笑话人的表情能不能收收?”

  

  尽管耳垂有些火辣辣的发疼,但王杰希什么也没说,他知道叶修有分寸。

  “我可什么都没说。”王杰希微微勾起嘴角,说得轻飘飘。

  

  “你还用说么?就大眼你那对大小眼,收住的坏心眼的分量能一样么?”叶修的指尖在王杰希脸上轻轻移动。

  

  “痒。”王杰希说。

  

  叶修没理,指尖的碰触更加过分了,几乎是王杰希的话音刚落,脸上的瘙痒感就翻倍增长,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

  不过也自然。

  叶神。就这两个字就够了。他手上让人想不透的操作数不胜数,“怎么做到的?!”跟他打过比赛的对手,总会想上这么一遭。

  

  王杰希抿了抿嘴唇,这么清晰的触感,即使是他也没法从容了。

  

  叶修发出一声轻笑,一个捉弄人的鼻音。

       他轻抚王杰希的眼皮,正常人眼睛大小的那只。王杰希居然还睁着眼睛和他对视着。眼皮很薄,他指尖抚动的时候,甚至能感受到瞳孔比眼白部分稍稍高出来的那一丝丝突起。这微妙的触感让叶修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动摇。他们更亲密的事早就做过了,更私密的部分舔也舔过了,碰也碰过了。可是不一样。此时从未在别人身上体会到的触感,比任何时候都让能叶修想起肉体。不是性意味的肉体,只是人的肉体。叶修活了27年,见过的眼睛不说有十万也有九万八千,他以前从未在谁的眼皮底下摸出瞳孔的弧线。王杰希是第一个。虽然微不足道,说出来还可能会被眼前这位坏得不动声色的枕边人暗笑,但叶修确实在王杰希身上获得了一次初次体验。

  

  但叶修身为全职高手,流氓技能“以牙还牙”他玩得也是很好的。转眼间,字面意义上的转眼间,王杰希的另一只没受他挟持的大眼睛,抬眼看了叶修一眼,似乎留意到了叶修话间那几秒不自然的停顿。叶修本来还在揶揄他的大小眼,刚起了个话头,正应该流畅地铺展下去,但是叶修分神了,节奏乱了,就被王杰希发现了,于是他转眼看了叶修一眼。就在这一眼中,叶修下了一个决定。

  

  但是放出去的话头还是要收回来的。叶修继续揶揄王杰希,“你这只眼睛比那只小那么多,”他的指尖停在眼球正中央不动了,“那只眼睛装满了恶意,这只早就兜不住哗啦啦漫出来了好么?”

  

  “别多想。”王杰希嘴角又往上勾了几度,现在不需要跟他多熟,即使是生人也能一眼看出那是个明媚的表情。

  

  “你盯着哥腰间不放的那眼神……”叶修这时一只手放开王杰希耳垂,顺着他的脖子,探进他的睡袍,一路抚过胸口停在王杰希腰间,下狠手捏了一把,“对我浑然天成的腹肌有意见?”叶修挑眉,做了个威胁的表情,口气却是带着笑。

  

  本来应该是疼的,但是王杰希笑出了声。因为叶修说对了,他确实是在笑话他。

  他知道叶修打挑战赛辛苦。所有人都知道他带着那帮草班子要赢嘉世难,太难了,难于上青天。可他赢了,可想那得多辛苦。挑战赛胜利后,职业选手群里也是炸翻了天,八卦了好久叶修,最后好事者还七拐八拐,最后把兴欣战队的人拉入了职业选手群。就是在那通吵吵闹闹里,王杰希得知叶修累瘦了。可是实际上见了……

  

  “哪敢,”他动了动嘴唇,控制着笑意,“浑然天成,”他玩味了一下叶修的选词,腹肌那都是刻意练出来的,浑然天成的腹肌,该长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其实就等于没有。“自成一体,很好。”王杰希还帮叶修完善了一下,自成一体,腹肌有且只有一块,其实还是等于没有。

  

  “这不找你来做运动来了吗?冠军队队长做陪练,一段佳话。”叶修倾身,他们间的距离瞬间被吞食了好大一截,他的影子击退昏黄的灯光,遮住了王杰希小半张脸。

  

  王杰希靠在床头,呼吸着骤然浓厚起来的叶修的味道。他们用的都是宾馆提供的浴液,但是经过叶修的身体蒸腾到空气中的味道……“有点冷。”他说。

  

  叶修以为他在说室温,还扶在王杰希腰间的手,掌心贴着肌肤,在他背脊上游走了一圈,经行处明明只有皮肤的滑腻和肉体的温暖。

  

  “明明不冷,你这是在暗示我让你暖起来吗,大眼?”叶修误会了。可这误会也挺应景的。他把一条腿压上床,俯视着王杰希,因为姿势的原因有些居高临下的味道。

  

  “若这个还需要我暗示,你这男朋友是不是当得有些失败?”王杰希沉默了数秒,慢悠悠地说。

  

  叶修收回手,覆在王杰希随意搭在床上的手上,身子又压下来几分,贴着王杰希的额头,像是个亲吻,但是离皮肤又有那么一丝距离,说话时,热腾腾的吐息才把那段空间填满,“我这男朋友本来就当得挺失败的。”

  他说得语气轻松极了。

  

  “你可真是……”王杰希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叶修等了一会,见他没继续的意思,一声哼笑把热气冲在他皮肤上,嘴唇终于贴上了额头。

  

  泛着白皮的嘴唇从眉心,沿着鼻梁,一路轻吻到了唇,就停在了唇上。没深入也没离开,大概有好几十秒,他们就像是在交换彼此的呼吸。

  

  王杰希伸出舌头慢慢舔了叶修的嘴唇一圈,舌上带的唾液把叶修嘴唇上的那块白皮濡湿了。

  

  叶修笑了,王杰希的舌头退回去,他也没追。因为在几分钟前,王杰希转眼的时候,他有了一个主意。王杰希舔了他嘴唇,那太好了。

  “大眼,你想不想舔舔别处?”他们彼此离得很近,却也都睁着眼睛。

  

  “……想舔的时候自然能舔。”王杰希边说边往后退,很难,因为叶修留给他的空间很小,而他背后几乎是紧靠着床头。

  

  叶修的嘴角弯得更大了,他突然伸出手关上了床头的灯。昏黄的灯光瞬间消失,屋子里一片黑暗,黑暗放大了房间的寂静,这时有车声传入室内,明明是在十几层下的道路上行驶,那张扬的马达声却能让室内的两人听得出它一路嚣张。

  

  “啪”,房间的大灯被叶修扭开了。明晃晃的白光瞬间退了裹缠着两人的黑暗。

  

  王杰希眯起了眼睛,他还没适应突如其来的黑暗,更别说习惯现在的满室亮光。

  “你干什么?”他眉头微皱,问叶修。

  

  “开灯呀。”叶修回答得理所当然。

   “你刚才心跳乱了。”叶修指了指王杰希的心脏,一脸玩味。

  

  “你该不会说‘开灯是为了更好地看清你的表情吧’,那可土爆了。”王杰希没理会叶修的后一句,也全当没看见他那副玩味的表情,说话的语气有丝不屑。

  

  “当然是为了看得更清楚。”叶修还是那副直白的口吻,“要不开灯干嘛?”

  

  王杰希皱了皱眉,又离叶修远了些。

  

  “别躲,靠近些。”叶修眼里都是好笑,“有事和你商量。”

  

  “哦?”王杰希不动声色,只是发了一个疑问词。

  如果叶修说了他以为的那句话,他们今天就各睡各的。

  

  “你想不想舔舔——”叶修抬手。

  

  王杰希眼里开始酝酿着冷意。

  

  “——我眼珠?”叶修抬手指了指他的眼睛。

  

  “?!”王杰希愣住了。

  

  叶修笑了,“难得看你这么直白的情绪。”

 

  “……你别闹。”好久之后王杰希才开口,开口也不过是三个字而已。但是那三个字却传达出了足够复杂的情绪。

  

  “没闹,”叶修回答地很平静,“伤不了眼球。我见过别人把小孩子眼里的灰舔出来。”

  

  “我说的不是这个。”

  

  叶修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眉眼里带些笑意。

  

  这姿态一般是等人继续说。王杰希深吸一口气,“我……你这让人怎么说。”他又叹了一口气。

  

  “别多想,”叶修把王杰希刚给他的话还了回去,“想舔就舔。”他又还了一句王杰希的话,虽然不是原话,但稍稍变一下,用在这里更应景了。

  

  王杰希再次沉默,比上次更长。差不多有两分钟后,他凑上前来,换了个姿势,为了能够到叶修的眼睛,最合适的姿势是跪在床上,挺直背脊。

  叶修一条腿压在床上,弯着身子,王杰希扶着他的脸,看着他挑起来的嘴角。

  

  “你喜欢看我这姿势?”王杰希笑着问。

  

  “一个姿势倒不至于,”叶修也笑了,“纵观联盟你们谁没在我面前跪过呀。就说老韩吧,瞪谁谁哭,那不也在我面前跪满了三次。”叶修说得不以为然,“不过你拘谨的样子我挺愿意看的,好几年你都没这么青涩过了。”

  

  “你这嘴可真讨厌。”王杰希摇头说。

  

  “舌头你喜欢就成。”叶修回敬。叶修的舌头确实灵活,叼烟说话都不掉烟灰,练得一口好活计,和他接吻自然舒服。

  

     王杰希没肯定也没否认。他捧起了叶修的脸,靠近,呼吸洒在了叶修的脸上,几秒后,又退了回去。

  

  叶修没说话,只是笑着看王杰希。看他几秒后又靠了过来,等王杰希伸出舌尖的时候,他已经因为两人的距离过近,反而看不清了。又湿又热的东西在他眼睛里走了一圈,敏感的眼珠被异物碰触,叶修本能想闭上眼睛,但他用意志撑住了。

  舌头本来应该是软的,但是对于眼珠来说,似乎分不出软硬,只能感到热热的,肉乎乎的一团。时间被极大的拉长了,现实中王杰希的舌头在叶修眼里不过五秒,可他们两人分开的时候,都觉得至少有一场比试那么长。

  

  “……咸的。”王杰希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之后才开口。

  

  “别舔嘴唇呀怪渗人的,”叶修笑他,“你还想挖出来吃了不成?”

  

  王杰希没理他,他还有些愣神。忍不住回味那个触感和味道。说不上喜欢,但是,特别。从没想过要做的事。

  

  这时他又听见叶修说了一句,“估计我有眼泪的话,也就是那个味道了。”

  

  “我从没想过你哭。”王杰希说话的时候,表情有些恍惚。

  

  “肯定哭过的。”叶修说。

  

  王杰希看向他,反应都比平时要慢些,更别说他的眼神了。平日里能藏得很好的那些不动声色,现在根本不用叶修花脑子猜,直接摊开。

  他用眼神在问叶修,你哭过?在哪儿?为什么?

  

  “不哭的话我能活吗?”叶修用手势比了个不大的东西,“人都是在哭声中来,在哭声中去。”他还深沉了一把。

  

  “扯婴儿期有意思吗?”王杰希撇了撇嘴。

  

  “你那眼神里的问题本来就很没意思。”叶修摊了摊手,上床钻进了被窝,这次他先扭开了床头灯,才关掉了大灯。王杰希一看他这顺序,就知道他刚刚是故意的。

  

  室内又恢复到了最开始的昏黄,两人靠在一起,暧昧从碰触的肌肤里升起,扩散到昏黄的光线中去,和缠绵的呼吸声跳着恰恰舞。

  

  “你怎么突然想到这一出?”王杰希还在问。

  

  “你不也知道是突然。一时兴起还有什么好说的?”叶修换了个话题,“我出来之前,你盯着门想什么呢?”他问。

  

  “你要是想听实话,就再想想我那问题该怎么答。”

  

  “哎你们当队长的就是麻烦。”叶修队长将自己置身事外,有一种特殊的站位技巧。

  

  王杰希懒得理他。

  

  “想到就是突然想到了,没什么可说的。”叶修说,“不过想和做之间差距很大,我明白你的意思,”叶修不装糊涂的时候说话向来很到位,“大眼,以后就算我们分开了,只要想到眼珠,你就得想起我。”

  “你这辈子都忘不了我。”叶修说。

  

  “本来是句好话,”很久之后王杰希才开口,他今天沉默的次数太多了,他说:“你至于说得那么得意和冷酷吗?听得我心里都紧了下。”

  

  “是吗?”叶修随口反问了句,态度相当无所谓。

  

  王杰希也熟悉叶修秉性,知道这个话题就算聊完了。

  

  “那你呢?”叶修反问王杰希,“你刚才出神想什么呢?”

  

  王杰希抬起身,从床边的茶几上拿起叶修的打火机,“我刚在想,和你分手究竟需要怎样。”

  

  “呀这我倒真没想到。”叶修不掩饰他的惊讶。

  

  “你这男朋友也太差劲了,”王杰希的肩膀还和叶修的擦着,嘴里说的话却不留情面,“工资1800,和两漂亮女性住一间屋子里住了一年多,做饭就会一个泡面——”

  

  “泡得好不好?”叶修插话。

  

  “好。”王杰希倒也不含糊。

  

  叶修笑了,“肯定没完,继续说。”

  

  “这些都无所谓的,”既然叶修问了,那王杰希也没什么好掩饰的,“一周前,我居然才知道和我上床的那人的真名。”

  

  “叶秋叶修那不都是我。”叶修倒是淡然,和王杰希见面,这个问题连提都没提。

  

  “那叫过的床怎么算?”王杰希也淡定地回了他一句。

  

  “……嗯,”叶修也难得被噎了一回,“大眼,对不起。”他爽快地道歉。

  

  王杰希挥了挥手,脸上倒是看不出生气。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也不差把真正窝心的话交代了,“最可恨的是,他被驱逐,住储物间,过得一点都不好,我们见了那么多次,他一个字都没跟我提过。”王杰希在跟叶修说话,人称用得却是他。

  

  “那他要是不觉得这些算事呢?”叶修笑了。王杰希既然用了他,那叶修也陪着。

  

  “是呀,”王杰希说,“他可不就真不把那些当回事。”他的语气很复杂。

  “我在想,那他要我何用?他不需要我。”王杰希说,眼睛盯着那扇背面已经空了的浴室门,表情有些出神。

  

  “他一个人也能过得不错。我们除了做爱之外,好像也没别的了。”王杰希说这句话的时候,扭头看向了叶修。

  

  “可就这样,你们也没打算分手吧?”叶修笑着问。

  他本可以说“你不也是一样”的,但是叶修没说,因为不需他多言,王杰希自然想得到。

  

  “是呀,”王杰希也笑了,“所以我才想究竟怎样才会分手。”

  

  “过生日别拿这个许愿就行。”叶修靠过去亲了亲王杰希的额头。

  

  “怕了?”王杰希闭着眼睛开了句玩笑,叶修总喜欢拿这句逗别人玩。

  

  “吓哭了。”叶修笑着说。

  

  

 

    

 

 

     END

 

 

 

PS:

 

1.这个可以算是《陶然亭糖油饼》的后续,都是一个思路下来的。

 链接:[叶王]陶然亭糖油饼(FIN)

 

 

2、文名不太会取,勉强想了一个,欢迎大家提供自己的 想法呀!随时准备换掉=333=

 


©心宿二捕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