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地球实验室(5)

[all叶]地球实验室(5)

 

 

 

前文链接:

 

[all叶]地球实验室(4)

 

 

Attention:

 

1、方叶线

2、还是慢吞吞的,掩面(´∩ω∩`) 

3、捉虫感谢

 

 

 

 

叫了方锐的名字之后,叶修没有接方锐的话茬,所以方锐没有听见他想听的叶修对于Queen的看法,不过方锐也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他还有别的事想做。叶修的指尖还搭在他掌心里,不管这微小的举止是否有意义,方锐都决定把这当做一个好兆头。

 

叶修的拇指松松地搭在方锐的手腕上,指尖上方五厘米处,方锐带着一块手表,秒针正在一分一秒地走。在他看来,那秒针就像把剪刀,把时间一剪子一剪子剪下了,它挥着剪刀朝他的机会逼近,踩着亘古不变的拍子,一步步推挤他回旋的余地,挥舞着剪刀,嘀嗒嘀嗒,咔嚓咔嚓。

 

方锐咽了口唾沫。

 

“哎,老叶,”他捏了捏叶修的指尖,“待会出去买东西?咱俩一块去?”他指了指叶修的衣服,“我记得你昨天说你没带行李。”

 

叶修眨眨眼睛,刚酝酿出半个“好麻烦”的表情,还什么都没说,就被方锐截住了他话头,“你内裤不换啦?”方锐挤眉弄眼,笑得忒有老魏的味道,也就是说,笑得忒没下限。

 

苏沐橙在旁边笑出了声,同时朝方锐空挥了下手,抗议道,“我还在这里呢!”

 

“就是你在旁边才能确保激起他的廉耻心嘛。”方锐朝苏沐橙挤了挤眼睛。兴欣的正副队长最近一段时间关系处得很好。

 

“他在你们心中到底怎么个形象呀,”苏沐橙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叶修说,“我就跟你说,你不要一样的衣服买好几件,你看看。”

 

“什么个形象……”叶修说了半句话,看了方锐一眼,又看了看方锐握着自己指尖的手,挑起嘴角笑了。

方锐心里一跳。

但是叶修接下来没再说别的,他掏出了一根烟。很快白烟就把他和方锐之间的透明空间搅浑了。

 

“我正好也有东西要买,这人生地不熟的,我一个人出去会被狼叼走的。”方锐已经开始满嘴跑火车了。

 

“你也可以发同城的顺F快递呀,”叶修慢悠悠说,“现在下单,晚上就能送到了。要学会享受网络生活的便利呀,方锐大大。”

 

你也太会享受了吧!

方锐听了叶修的回答,已经不知道是该佩服他好,还是鄙视他好了。他一边为叶修的机智点了个赞,一边又为这浓浓的宅味点了跟蜡烛。

方锐觉得自己和叶修可不一样,他可不宅。不知什么契机,叶修有张H市的市政公交卡,和一叶之秋以及君莫笑的同岁,他在H市待了快十年里面的钱都没用完。就算叶神出门都是打车的,那他没封神之前,不也哪都没去吗?方锐觉得自己可比叶修强多了,想他当年刚到N市的时候,才不到两个月,就把老林的那张用完了。老林后来自己又充了两次钱,他都给用完了。方锐每次想起这段往事,都特别自豪。还是个新人的时候,他就具备猥琐大师的资质。

 

“你不是退役了吗?退役后,你就被开除宅籍了,你已经丧失了过家里蹲生活的资格了!”方锐敲了下桌子,最后想到了一条理由。

 

叶修罕见地露出了被噎住的表情。

 

哎呀?这、这是无言以对?……我?让叶修?

方锐心里的惊讶感退潮,兴奋感开始冒头,领会了“喜大普奔”的精神实质,但很快叶修就让他明白自己高兴早了。

 

“你怎么跟我弟说了一样的话。”叶修那个噎住的表情完全展开,变成了哭笑不得。

 

“当然是因为你已经让每个大写的人都看不下去了,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你知道我听了他的话做了怎样的决定吗?”叶修问。

 

方锐心里有些感到不妙,但是他飞快接上了一句,“你受到感化,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我决定就当没听见。”叶修慢悠悠地说。

 

方锐才是被噎了个结实的那个。同时在他心里,对未曾谋面,只听其名的真·叶秋同志产生了一丝难友般的亲近感。

 

看着方锐在那一副不甘心又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样子,叶修笑了。他站起来,活动了下脖子,看了看窗外,“不过今儿天气不错呀。”

落地窗外,人来人往。此刻不是上下班时刻,街上逛的人都不急,很多人脸上一派悠闲。少数人走得急冲冲的,但也不是赶时间的那种焦虑,而是一脸要急着见谁的兴奋。

 

“是呀是呀,”方锐点头点得下巴都快杵到脖子了,“而且你就吃这个,也没吃饱吧?”方锐一看有谱,赶紧添砖加瓦,指着桌上轻飘飘的泡面桶说。

他本想说“出去我请你吃饭”,话到了嘴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不能说,这话说了只能起到反效果,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虽然方锐本来就有请叶修吃饭的打算,但是不能说,说了火候就过了,“还可以帮苏妹子把晚饭买了,一石三鸟呀你赚大了,叶修大大。划算,太划算了。”

 

“这个夏天,老板娘是派你推销去了吗?”叶修都听乐了,“你以前虽然猥琐,但走的不是这个套路呀。”

 

既然叶修给了三分颜色,方锐干脆开起了染房,他一拍大腿,眉飞色舞,“出门,你去不了吃亏,也去不了上当。一趟,只需走出宾馆一趟,就能解决多种多样的需求。你还在等什么?心动不如行动,快抬起你身边的脚,迈向前方吧。”

 

“行了。”叶修推了方锐的肩膀一下,对苏沐橙说,“那我们出去一趟。沐橙你晚上想吃什么?”

 

“冰淇淋。”苏沐橙笑眯眯地回答。

 

“……我是说正餐。”叶修略无语,这是多好吃零食呀。

 

“什么都好,你随便带吧。”苏沐橙推开凳子,自己也站了起来,他们一起走出餐厅。

 

“哦,等等,沐橙,”叶修叫住走向电梯的苏沐橙,“借我用下你电话。”

 

“你用我的就行了。”方锐掏出手机递给叶修。他一看,手机其实电量不是很多了,赶紧调到了拨号页面,希望叶修不要注意,塞到了叶修手里,同时朝苏沐橙摆了摆手。他想赶紧出去,极力避免一切节外生枝的可能。

 

叶修朝苏沐橙扬了扬手里的手机,她笑一下,进了电梯里。

 

果然不怎么用手机的叶修没有注意电量之类的小事,他拿过手机,就开始按数字。

 

方锐很惊讶,“你居然有记得住的手机号码?”叶修自己又不用手机,而且根据方锐对叶修一贯的印象,他应该需要从兜里掏出小纸条才对,“谁的?”因为太惊讶了,所以方锐问了一个完全是叶修私事的问题。问玩之后方锐就觉得,他未必会回答,他们兴欣患难而生,但没人听叶修提过家里。

 

可没成想,叶修满足了方锐的八卦,“我弟的。”

 

“你居然记住了他的手机号码!”刚在方锐心底擅自结成的“叶秋方锐”同盟瞬间瓦解。他也知道叶秋是叶修的家人,他和他弟根本没有可比性,但是……叶修居然背下了他的手!机!号!码!

方锐心里很是忿忿。

 

“我记不住啊,”没成想叶修晃晃悠悠说了句,“我跟他说我记不住,那家伙隔天就把手机号换了。他跟我说‘后8位换成了我和你生日,你总不会忘了吧’。”说到这,叶修突然露出一个坏笑,然后就闭嘴专心按号码去了。

 

“……你那表情,绝对有问题。”方锐怀疑地看着叶修。

 

“没什么,”叶修语气里带着笑。

 

“不带话说一半吊人胃口的呀,叶修大大。”方锐抗议,“快,告诉我,大不了你说了我请你吃饭!”他趁机抛出了从刚才开始心里就一直惦记的邀请,狡猾地递出。用不情愿当成枯叶,算着时机洒落,掩饰好一个甜蜜的陷阱。

 

 

“真没什么,”叶修说,“就是我弟跟我说了那话后,我跟他说,‘你生日我怎么可能记得住’。”

 

!!什么?你和你弟不是双胞胎吗?你们不是一天生的吗?

方锐瞪大了眼睛,张着嘴说不出话。

 

“当时他那个表情,”叶修还露出了充满回味的神情,“实在太逗了。”

 

叮咚,“叶秋方锐”同盟重建了。

叮咚,“叶秋方锐”同盟等级提升了。

 

“……你是魔鬼吗?”方锐心里重新拾起了对叶秋的同情。

 

“开个玩笑呀,哄我弟开心,我这哥哥做的不要太体贴。”叶修趁着电话接通前的忙音说道,电话接通的时候,他还没说完“体贴”两个字。

 

“哎呀,被挂断了。”叶修看了看手机,一脸遗憾,抬头对方锐说,“肯定是你这号码让人一看来显,就觉得是传销的。”

 

“靠!”方锐做愤怒状,但其实他心里在想,如果他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结果接了电话之后却是叶修的声音,他还在说着“体贴”两个字,自己也说不定会挂断电话。可能是因为难以置信,可能是觉得他在整自己,但是也不能排除手抖了,因为激动。

 

叶修作势要把手机还给方锐。

 

方锐没接,“你不打了吗?”

这挂一遍就不打了?

 

叶修摇了摇头,“过会他应该会打回来的,方锐大大你帮我听着些。”

 

“你们这是玩什么呢?”方锐一脸疑惑。

 

“你当我想他挂我电话呀。”叶修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很无奈呀,“先不管了,走吧。”他指了指宾馆的旋转门。

 

走吧。

“老叶你小时候有没有被旋转门夹过?”方锐上前一步,非要和叶修挤在一个格子里,那门扉之间的空间小,旋转门在后面追,他们又不得不走得急,方锐几乎是把叶修拥在了怀里。

 

“没,”因为方锐的捣乱,叶修走得磕磕绊绊,“像你这种走法,你必须被夹过,要不没天理。”

 

走吧。

“我可是钻门达人。”方锐笑着说,他还自创了一个荣誉称号给自己,拥着叶修背出了旋转门。

 

走吧,约会去。

阳光洒在方锐的脸上,他眯起眼睛笑了。

 

 

方锐感觉到手腕上秒针的震动,那嘀嗒声宛如定时炸弹的倒计时。

他无法掌控Queen何时会唤醒族群,

不知Queen何时会占领叶修的心。

但在那把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利剑砍下来之前,他希望叶修心里最后念着的是他方锐的名字。

 

 

 

 

TBC





大家没听过达摩克利斯之剑?OvO 那么递来链接: http://wapbaike.baidu.com/view/50617.htm?adapt=1&
©心宿二捕获 | Powered by LOFTER